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王国维:美与真的挣扎  

2010-01-15 14:21:04|  分类: 当年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国维:美与真的挣扎

 

梁启超曾盛赞康德为“近世第一大哲”,同梁启超一样,王国维也有 “康德情结”。王国维作的《汗德(即康德――笔者注)像赞》云:“笃生哲人,凯尼斯堡;息彼众喙,示我大道。……赤日中天,烛彼穷阴;丹凤在宵,百鸟皆喑。谷可如陵,山可为薮;万岁千秋,公名不朽。”[1]

王氏对于康德的称赞亦可谓是无以复加了。在对康德的推崇这一点上看,早年王国维与早年梁启超都是一般的,只是王国维个性不像梁启超狂傲,王氏曾坦言他学习康德哲学之困难:

 

“次年始读汗德之《纯理批评》,至《先天分析论》几全不可解,更缀不读。”[2]

 

《纯理批评》现在一般译为《纯粹理性批判》,是康德哲学中关于认识论的著作。由斯可见,王国维研究哲学第一次卡壳就是在研究“真”的认识论上。

后来,王氏又读了叔本华的著作,方始自认明了了康德著作之本义。他说:

 

“嗣读叔本华之书,而大好之。……则在叔本华之《知识论》。汗德之说因之以上窥。……尤以《意志及表象之世界》中《汗德哲学之批评》一篇,为通汗德哲学关键。至二十九岁,更返读汗德之书,则非复前日之窒碍也……”[3]

 

可是,尽管如此,康德哲学并没有让王氏最终走入哲学之殿堂,而是使之放弃了对哲学之研究。王国维曰:

 

“余疲于哲学有日矣。哲学上之说,大都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余知真理,而余又爱其谬误。……知其可信而不能爱,觉其可爱而不能信,此近二三年中最大之烦闷,而近日之嗜好,所以渐由哲学而移于文学,而欲于其中求直接之慰籍者也。要之,余之性质,欲为哲学家,则感情苦多而智力苦寡;欲为诗人,则又苦感情寡而理性多。诗歌乎?哲学乎?他日以何者终吾身,所不敢知,抑在二者之间乎?”[4]

 

王氏之最终退出哲学研究,贺麟以为:“也是当时学术界没有成熟到可以接受康德的学说.”[5]其然乎?其不然也。依冯友兰先生所言,王氏“研究哲学始于康德,终于康德”[6]就我看来,还可以进一步地说,是始于康德哲学之认识论,终于康德哲学之认识论。王氏最终的卡壳还是卡在认识论上的,尽管王氏自谓:“非复前日之窒碍也”可是症结也正在于此,王氏并非是不懂康德哲学,他的退出哲学,倒毋宁说正是因为读懂了康德哲学。

王氏本人在根器上讲,更多是重情感的,正如其所谓“感情苦多而智力苦寡”所以王国维对西洋哲学的接受更多是接受了强调唯意志论的叔本华的哲学。而康德哲学根本上却是重理性的,对于康德哲学之接受,王氏初为兴趣,后实因不得不面对之――研究西洋哲学毕竟已是不得不直面康德的了,是根本上绕不开康德的了;而且直面康德,又首先得直面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因为近代之哲学,已是不可能舍弃认识论而能建立的了。然而康德哲学的认识论,即没有为上帝的存在提供证明,也就没有为王国维的情感与体验留下领地。这样,在哲学家与美学家之间,在纯粹之知识与微妙之情感之间,[7]王国维感到自己必须要作一个抉择。很显然,他还是选择了作一个美学家,选择了逃避认识论。

可是,欲建构一现代的哲学,认识论毕竟不是可以逃避的,你可以最终超越他,但是不能回避他。可以说:“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就是王国维一生挣扎,努力亦未能超脱之劫数,不再研究哲学并未使王氏从此超脱于美与真的挣扎!

本来美绝非是一个概念化的,可以用逻辑把握之事物,它的存在绝对只在于人的体验之中。真正对于美的体验,绝对是直观的,绝对是现量的,不仅如此,真正对于美的体验还是必然要人参加到其中去的,在对于美的体验中,人与万物本来应该是圆融一体的。

可是康德的一套概念性的理论,在根本上是不承认这种体验的方法的。甚至在理性的立法之下。体验几乎是要受到审判了!在此意义上,我相信王国维所谓:“感情苦多而智力苦寡”并非自谦之词。关键的问题是,在面对单一理性哲学之诘难时,他本人对于体验的自明性亦是有所怀疑的(其所谓可爱的不可信)他本人对于宇宙,即未“入乎其内”,又未“出乎其外”[8]

王国维的挣扎根本上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挣扎,而是体验的传统与单一理性哲学的哲学方法在个体身上矛盾斗争的体现,。这样,在王国维的身上便反映出了两个问题:一、单一理性的批判哲学应当被超越;二、认识论是不能,也不应当回避的。所以,根本上对于康德哲学的超越,是要建立起一套全新的认识论,这套认识论必须是以体验为先导,以逻辑、理性为工具,那在根本上,它将可以把真与美结合起来。

其实可爱者又岂是与可信者相割裂的呢?根本上不可信之物又怎能可爱呢?是故,可爱与可信终须在我们身上结合,然则何以结合呢?

曰:体验之内证物自体,真正地“入乎其内,出乎其外”也!



[1] 王国维:《汗德像赞》,引自《王国维论学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254页。

[2] 王国维:《静庵文集·自序一》,引自《王国维论学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08页。

 

[3] 同上第406页,第408页。

[4] 王国维:《静庵文集·自序二》,引自《王国维论学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10页。

 

[5] 贺麟: 《当代中国哲学》,胜利出版公司,1945年版,第29页.

[6] 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新编》,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下册,第534页。

[7] 王国维在《论哲学家余美术家之天职》一文中曰:“夫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岂不以其有纯粹之知识与微妙之感情哉?” 引自《王国维论学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295页。

[8] 王国维:《人间词话·六○》曰:“诗人对与宇宙,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引自王国维论学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332页。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