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蔡元培:宗教、美育与学院派传统  

2010-01-15 14:22:40|  分类: 当年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元培:宗教、美育与学院派传统

 

 

蔡元培先生对于西学之最初接受,当在1900年前后,其三十一、二岁之间。此时他接受的西学多是通过日本传来的。而在此之前,蔡氏走的却是科举之路,他是光绪19年(1893年)的进士,(时年26岁)。所以蔡先生学术到底是受到了作为课士之典的宋明理学之影响的,尽管蔡先生对于宋明理学是有所批评的,他曾说:

 

宋明之间,郁极而有发,儒者秉佛氏之心理以证孔教矣,然而见九牛之一毛也,而又讳之深,以为不得于佛而得于儒也。此陈恒之窃国也,知五百不知一十者也。终以不明,是以孔、佛并绝,而我国遂为无教之国,日近禽兽矣。[1]

 

 但是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学,在作为课士之典的宋明理学那里,其重心自然是落在治国、平天下上,蔡氏也受此影响,故其对于宗教的见地更多的乃是在政治上、在社会学的意义上看的,而非是在个人解脱的意义上看的。这在其所著之《佛教护国论》中是很明显的,对于佛教的护国,蔡氏有四点主张:“一当删去念经拜忏之事而专用意于教事,二建学堂,三建兵学以护国,四禁肉食.”[2]可见蔡氏之以为佛教能护国,只不过是因为佛教具有某种特殊的社会功能罢了。而蔡氏对于哲学、科学之关注多因于此。

尽管如此,蔡元培毕竟还是不排斥神秘体验,也并不否认神秘体验之可能与神秘现象之存在。其1903年曾译过对日本哲学影响甚深的德国学者戈培尔之《哲学要领》一书,此书对神秘体验则有如下评论:

 

   神秘之感觉,其内容即宗教、哲学,及美术之难题也,是不能以人为之方法论证之,自有此三学以来,固尝试之而无效. ……神我同一在哲学,在宗教,皆是见之,就尤以未尝经验之美术为最易证明.[3]

 

显而易见,戈培尔的此种观点,对蔡元培的影响是很大的。由上引之文字可知:一、戈培尔不排斥神秘体验;二、神秘之感觉不能以人为之方法论证;三、美术是最易证明神秘之感觉,证明神我同一的。蔡元培先生后来提出“以美育代替宗教”,相信是受到了戈培尔这一思想深刻影响的。

我们现在无法对照蔡先生译为“证明”一词的原词原意究竟为何,但就此词之中文意义看来,我们当可以知道,证明并不等于证悟。证明更偏重于传达,偏重于逻辑性的说明,但是证明的过程并不等于是证明者获得知识的过程,对于获得神秘体验之知识而言,根本的方法还是在于直观,须是有此直观之基础之后,我们方可以描摹和论证之。我们可以说论证的方法是证明,而直观的方法才是证悟;证明的方法是逻辑的,而证悟的方法则是实践的。所以根本上,必须是证悟才能自己体验到这个神秘的、神我同一的境界。

然而,在蔡先生身上,由于其更急迫地要去完成的工作是“治国、平天下”的入世事业,对于至天子及庶人皆以之为本的修身功夫是根本忽视的。这位前清的举人研究西洋哲学,研究宗教本来就只是为了从中寻找救世济民的药方的;对于宗教之神秘体验,他关心的更多亦是在于表达和传达的方面,对于如何获得这种经验是不甚关心的;甚之,在蔡先生眼里看来,真正能够获得神人相接的神秘体验的方法­­——念经拜忏等事,(蔡先生并不知道念经拜忏等方法是能获致此体验必由之路)是一件多余的事情,要他那里,悟不悟并不是什么很关键的事,关键还是在于如何去证明之。及至后来,蔡先生终于说:

 

 

   将来的人类,当没有拘牵仪式,依赖神鬼的宗教,替代它的,当为哲学上各种主义的信仰.[4]

   因知知识、文学、美术与宗教的关系也便如科学一样,与宗教无关, ……我曾主张 “美育代宗教”便是此意.[5]

 

这样,最初还被用来护国的宗教(佛教)终于沦为了一种必为哲学、美育等所代替的,终归于消亡的物事。

可是,蔡氏思想之传播却是很广的,蔡氏之见地远未止于他一人,而是通过他开创的北大传统,主导了中国学院派的哲学研究。(当然,北大传统的影响毕竟是不能全归于蔡先生一人,不过蔡先生确实是最重要的人。)但是,这样实际上造成情况就是:本不(专)是研究哲学问题的方法成为了主导哲学研究之方法,(以自然科学、社会学、政治学等方法主导哲学研究。)真正研究哲学之方法(例如体验)成为了绝不能用以研究哲学之方法,而且不以哲学方法研究哲学还要嘲笑以哲学方法研究哲学者。这就正如老子所言:“下士闻道,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6]

 

 



[1] 蔡元培:《佛教护国论》,见于高平叔编:《蔡元培全集》,第一卷,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105页。

[2] 《佛教护国论》,见于高平叔编:《蔡元培全集》,第一卷,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107页。

[3] 戈培尔: 《哲学要领》, 见于高平叔编:《蔡元培全集》,第一卷,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177页。

 

[4] 蔡元培: 《关于宗教问题的谈话》, 见于高平叔编:《蔡元培全集》,第四卷,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70页。

[5] 同上,第71页.

[6] 老聃:《老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