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转载】是谁喝了茅台?——请迷恋1950年代的国人想想  

2013-06-26 10:1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在新闻中得知,中国的高档白酒价格飞涨,茅台酒更是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听说一般的茅台要过千元,而30年的陈年茅台据说过了15千元,50年的茅台价值几许没有说,想必是我等平民无法想象的天价。听后觉得不可思议。不说3050年的茅台,就说一般的茅台,一千元一瓶。一千元是什么概念?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谁会花一个月的工资去喝一瓶老酒?天价茅台呢?我相信会它的答案像阳澄湖大阐蟹的去向一样:吃的人不买,买的人不吃。 

       高档白酒的价格飞涨说明它的需要旺盛,“行贿专用品”价格的飞涨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的腐败又上了一个档次。这是令所有反腐败人士和研究腐败的人沮丧的事。

       由时下茅台的飞涨,我想起了历史上划拨、特贡的茅台。不知什么原因,不知在什么时候,茅台的身份飙升,它被享国宴者相中,成为典型的酒中“贵族”,从此,它就成为特供的东西了,一般平民百姓万难见其面,鲜闻其味。

        茅台成了特贡品,生产茅台自然就成了光荣的政治任务,保茅台的质量和产量自然是重中之重。但是,茅台是用粮食生产的,生产一斤茅台要消耗5斤粮食。在困难时期,粮食就是生命,全国饿死的人无法统计。这就产生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茅台与饥民争粮。但是,饥民只能饿死,而茅台却由政治权力护航,所以,结果自然没有悬念:茅台大胜。在一口饭或可救人一命的情景下,茅台酒的产量大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无法理解的极其荒唐的选择。即使是1949年以前,人们还是在酒与人的生命之间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1937年,贵州省政府颁布“违背酿酒处罚规则”(10)。其中,在天灾粮食困难期间禁止以粮食煮酒、熬糖、米浆刮布。“对违禁酿酒者,除将酒没收变价及封禁器具外,并依酿酒量,按当地酒价,处以2倍以上4倍以下罚金,再犯者,处以4倍以上8倍以下罚金”。

       最后我们要问的是,是谁喝了这些用无数白骨换来的茅台?以自己的一时之乐不惜牺牲他人生命的人是谁?我相信,那些喝了这些茅台的人不会不知道中国正在成千上万的饿死人。他们一方面假惺惺地“节衣缩食”(文革中曾经展出过林彪盖的打满补丁的被子,林彪穿破了的衬衣),他们要求我们忆苦思甜(我在部队就吃过用干枯的地瓜叶子加少许地瓜粉煮的忆苦饭)。那是些虚伪的“间接食人者”。“间接食人者”当然要受到良心的谴责,人民有理由要求他们道歉。但是,我认为那是次要的,为民族的将来计,为“减灾”的社会需要计,我们首先当问的是:社会为什么无法制止如此残忍的行为?问题出在哪里?这不是用道德所解释得了的。

       现在,一些人非常怀念1950年代,当然有其原因:许多人享受不到基本的社会保障,可怕的贫富差距,严重的社会不公,当然还有腐败。不平则鸣么!这些无疑都需要解决。但是,千万不要以为1950年代好,那是一个“酒吃人”的时代。在“酒吃人”和“酒腐败”之间你将如何选择?相信有理性的人不会犹豫。

       我的结论是,中国的问题需要解决,但是走回头路决不是办法。中国的问题只有通过进一步改革开放来解决。当然,进一步改革开放需要智慧,也需要胆量,甚至对于有权者来说,也需要牺牲。为人的幸福计,也为中华民族计,让改革开放的春风来得更猛烈些吧!


发表时间:2010-1-20 10:05:00

附:

茅台酒生产

(《文汇读书周报》2010年1月15日.)

    先引数据:1959、1960、1961三年的时间,茅台酒合计产量为2079吨,其中出口139.86吨,1939吨为中国人自饮。在那个年代能饮茅台酒的当然不是普通百姓。

    生产这些酒需要多少粮食呢?

    根据茅台酒厂历年使用原粮统计,这三年实际用粮是2260万斤,其中高粱1085万斤,小麦1175万斤。换算合计1.13万吨。

    众所周知,这三年,缺的就是粮食。那么,这1万多吨粮食是从哪里来的?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

    “灾荒期间禁止以粮食煮酒”

    茅台酒的产地仁怀县,1949年前,战事、匪祸、天灾、人害,几乎年年都有。当地老人回忆,远的不说,民国时期青黄不接的事情,每个村子都遇过,普遍贫穷是事实。而普遍饥饿、大面积死人的事情,好像没听说。民间酿酒,自然得遵循灾荒伦理底线和灾荒市场规则。

    1937年,贵州省政府颁布“违背酿酒处罚规则”(10条)。其中,在天灾粮食困难期间禁止以粮食煮酒、熬糖、米浆刮布。“对违禁酿酒者,除将酒没收变价及封禁器具外,并依酿酒量,按当地酒价,处以2倍以上4倍以下罚金,再犯者,处以4倍以上8倍以下罚金”。

    担任过仁怀政协副主席的周梦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说:

    建国前,当地遇上旱涝灾害,粮食减产,米珠薪桂,为了民食,政府下令全县严禁煮酒熬糖,禁令森严,就是下了窖的沙,也不准翻烤,已烤存的酒不许出售。禁期有时长达一年。

    但是,1959年后的几年,仁怀只有“饿魂”了。

    三年期间,仁怀大事记

    当地文件记载——

  截至1959年7月16日,仁怀县有各种病人8384名,其中浮肿5335人,占总人口1.49%。最严重的三元、大同生产队害浮肿的为9%和9.8%。

    8月4日,县里贯彻省委书记周林的电话精神。周林要求:各县必须抓紧秋收,大力进行爱国爱社教育,把垮了的食堂,用农忙的形式恢复起来。他还要求:教育小队干部和社员说实话,超产受奖,瞒产批评,私分者要处理。

    周林就是仁怀人。电话内容是周林参加庐山会议期间指示给贵州的。

    10月17日,县里向农民发出《计划和节约用粮公开信》,信中号召:“忙时多吃,闲时少吃,菜粮混吃。”

    12月1日,县卫生科报告:回龙、喜头、学孔等地11名农民有一个多月没吃粮食,水肿不消而死亡。

    1959年年底,当年的茅台酒产量为820吨,比大跃进之初的1958年高出197吨,是1953年产量的10倍以上。同年,国家投资茅台酒厂120万元搞扩建。

    伴着农民“闲时少吃”和国营茅台酒厂放开肚量“耗粮”,进入了1960年。

    2月16日,县里的简报显示:全县发病人数达16864名,其中浮肿9073,严重6141人。1959年12月下旬到1960年2月14日,共死亡3718人(其中,路上死亡217人)。

    6月29日,县里决定,今年夏粮丰收,外调150万公斤、茅台原料250万公斤。

    10月30日,全县五级干部会议上,县委书记庞耀增号召说,全县要准备稻草、谷壳、苞谷杆叶、青杠子(一种植物)各500万公斤,红薯藤1500万公斤,荞杆子750万公斤,小米糠75万公斤,蕨巴150万公斤……共5000万公斤。按30%的出粉率,生产1500万公斤“淀粉”,这样,每人能平均50公斤,保证农民减粮不减饭。

    12月27日,县里领导又指示安排,茅酒原料从1960年底到1961年6月需要360万斤,饲料用粮60万斤。农民们也许没有想到,秋收带来的不是新的希望;随着这个决策出现的,是死亡率的惊人上升。

    1961年县委《大事记》摘要——

  1月1日:目前病情上升,死亡率惊人。病人要,一集中、二到口、三休息、四治疗。大抓代食品,以蕨巴为主。

    1月18日:病情发展,死亡上升。15日统计,仁怀全县有各种病人24342人,占总人口的7.4%。其中,浮肿6399人,干瘦病4939人,妇女停经、子宫病等6870人,其他6134人。16日止,死亡1045人。

    1月24至27日:统计1月1日至27日,共死亡1965人,比上月上升48.9%。全县现在还有各种病人26744人。其中,最严重的有66个生产队,病人占30%-50%。

    2月11、12、21日,县里连续开会:分析严峻局势;整顿工作作风;大搞代食品;检讨反瞒产中打人、把个别向中央写信的人关押致死的错误;在10天内堵住不正常死亡现象。

    4月4日:至今全县每天死亡人数仍在30人左右。县委指出全党全民共同努力,将全县病人由2.6万多人下降到1.9万多人。

    4月8日:今年代食品生产任务为1131.6万斤,不包括茅台酒厂。培训技术,取得经验,全面交流。(代食品原料为前述草本植物。)

    4月26日:为了夏收到来,县委决定,以生产队为单位组织劳力集中收。口粮、种子、饲料由大队统一掌管。生产队的口粮由大队定期发给食堂。口粮三个标准:每人每天8.1两、8.3两、8.4两。(16两制)

    5月5日:4月中旬后,病情和死亡人数猛然上升20%。(据其它资料对比,换算出具体人数为,每天死亡70人左右。)

    5月12日:县里决定,夏粮征购3543.05万斤,生产队集体入仓910.4万斤。夏粮任务要求在9月完成70%-80%。

    7月20日:截至7月15日有病人8396人,其中肿病、疳病4890人。但情况依然严峻。通报要求,各级党委要一手抓生产、一手抓治病,“两手都要硬”。

    “饥饿三年”,仁怀因饥饿直接死亡或因饥饿引起疾病死亡的总人数,究竟有多少,我们只好期待时间来给出答案。

    仁怀的粮食都到哪里了

    查阅县志,全县粮油保管统计表明,1959、1960、1961三年末粮食库存,分别为4293万斤、2705万斤、2310万斤。而且1961年库存最低年份的量,竟然比1963-1988年间历年的库存量都高。

    同时,这三年,全县还累计征收正税5132万斤稻谷、附加税715万斤稻谷。其中,1959、1960、1961三年农民人均实际负担的税为82斤、64.5斤、39斤(稻谷)。

    系列数据中,还有一组重要数据。

    查阅仁怀县1959-1961年城镇粮食销售统计发现:这三年该县制酒行业,其它企业用粮达到2242万斤;此外,该县各种饲料用粮271万斤,这些饲料的供应范围为:企事业单位运输用的马、牛和马厂、牛园、商业部门待运宰及在途畜禽,科研部门搞试验或配养的良种禽畜,为国家提供禽畜的国营和集体场站。

    当时,对这些畜禽们的粮食供应标准为:拉车的运输马每头每日为5斤,驮物资的马每日4斤,牛每日3斤,百斤以上存栏肥猪每日1斤,百斤以下存栏小猪每日半斤,鸡鸭每日每只2两,奶牛每头5斤。另外,1960、1961年,饲料总量分别压缩一半。其主要原因是,生猪存栏数量大体比上年减少了一半。

    全省各地支援粮食,生产茅台

    1960年,是现代历史上国人口粮最为奇缺的年份。茅台酒原料也“告急”,厂领导向上级呼吁,贵州从全省各地调集原粮支援。各区县调粮数据为:

    遵义11万斤、毕节29万斤、铜仁10万斤、黔东南12万斤、贵阳7万斤、湄潭1万斤、习水10万斤、铜梓10万斤、正安l万斤、赤水4万斤、务川1万斤、息烽1万斤、仁怀20万斤,共计117万斤。

    这样还不够,中央粮食部又从四川江津调来70万斤,才保证当年生产出912吨的茅台酒。这个单年生产记录,直到1975年才被超过。

    从上述调入粮食的地区来看:

    被紧急调粮10万斤的贵州铜仁,1960年属于全国八大旱区之一。1961年再度成为全国15个旱区之一。其中,该地区思南县这三年里人口减少5.1万人(含外逃)。而且,铜仁下辖的沿河、德江、石阡及铜仁县,均在1959年的12月中旬就已经向省里紧急报告出现浮肿和非正常死亡的情况。

    遵义地区的湄潭一个县,1959年11月开展名义为“反瞒产”、实际为高征购的运动,到1960年4月共死亡12.2万人,占全县农村总人口的20%左右。死绝户2938户,离家逃荒4737人,孤儿4735人。在抢粮运动中被打死1324人,关押死亡200余人,打伤致残175人。

    分别调出10万斤粮食的铜梓、习水两县,其中,铜梓截至1960年底人口负增长121.32‰,全县人口在1959至1960年一年间减少41734人。习水县,这三年减少人口42624人,死绝499户以上。

    调出29万斤粮食的毕节地区毕节县,三年减少人口53990人。

    ……

    茅台为何大跃进?

    可能很多人难以理解,民间如此饥饿,茅台酒为什么还在继续生产?

    原因,一时难以说清。茅台酒厂集体署名的《纪念周林逝世一周年》一文,有如下一个细节,也许可以从中看到某些关联性。

    1989年秋天,《茅台酒厂志》的工作人员进京请老首长周林写序时,78岁的周林向酒厂来人问道:“1958年,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有天晚饭后,我同毛主席散步,主席叫我回去把茅台酒搞成年产万吨,要保证质量的事,你们写了没有?”

    集体署名的文章接下来写道:“毛主席关心茅台酒厂的事,当然要写,要名垂青史。”

    毛泽东1958年让周林把茅台酒年产搞上1万吨的情景,在箴元的文章中也两次提到。箴元著有《周林传略》,叙述“上万吨”这个事情的理由是,“茅台酒产量太少,供不应求”。

    1959年,周林指示茅台酒厂说:“要保证茅台酒的生产,既要抓钢铁生产,又要抓茅台酒生产”,“对于你们(茅台酒厂)来说,钢铁是元帅,茅台酒是皇上。

    在散步时偶然一句话的指引下,各级政府积极调粮支持酒厂“献礼工程”,使1959、1960年茅台酒的产量分别达到820吨、912吨,真正实现了产量的大跃进;调粮表现越好的地方,通常饥饿死亡的数据也就越大。

    (摘自《炎黄春秋》2010年第一期 作者:帅好)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