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转载】马恩对社会发展的预测都被历史否定  

2013-07-08 16:4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恩对社会发展的预测都被历史否定 - 思想之光 - 思想之光的博客
          目前连官方都已经认识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局限性,很少提过去的马列主义了,而是以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如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之类的东西代之,这被称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但有一些人却仍然顽固不化地抱着早已进入历史博物馆的东西不放,鼓吹那种早已被历史证明了是错误而过时的理论为宇宙的真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这些人只能让人想起那些宁愿生活在过去、醉心于古董的遗老遗少。

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据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观点,在19世纪50年代就对资本主义和人类社会未来的发展作出过两个明确的预测:一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化大生产的生产力已经与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的生产关系发生了尖锐冲突,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严重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已经不能容纳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推翻资本主义的条件已经成熟;二是适合社会化大生产的生产关系是公有制,公有制比私有制更有利于促进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但20世纪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进程表现出了与马恩的这两个预测完全相反的发展趋势。

其实,恩格斯晚年已经承认了这一点。当他们早年在《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作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严重束缚生产力的发展,共产主义革命的条件已经成熟时,英国才刚刚完成工业革命,而法、德、美等资本主义大国的工业革命才刚刚开始。而到恩格斯晚年的1890年左右,资本主义生产力有了巨大的发展,那时法、德、美等国的工业革命已经完成,美国已经超越英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第一经济大国,德国也在和英国争夺第二把交椅,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已经大大缓和,整个资本主义经济呈现出繁荣兴旺的发展景象。面对历史事实,恩格斯坦率地承认:“历史证明,我们以及所有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都是不对的。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2卷第597页)他说,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将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将是下几代人的任务 后来的历史发展表明恩格斯晚年的认识是对的,20世纪的资本主义尽管出现了30年代初的全球性经济危机,但几次科技革命使生产力得到了飞跃式发展,如今的生产力水平不知比恩格斯晚年要高多少倍,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力仍然呈现出一种加速发展的态势。

马恩的第二个预言即认为公有制比资本主义私有制更有利于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的观点,也在20世纪被证明是错误的。苏联及其他一些国家在20世纪曾进行了一场极其大胆的社会主义试验,建立了公有制的经济制度,形成了与资本主义相竞争的引人注目的社会主义阵营。受其影响,欧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同程度地推行过经济的国有化,建立了一些国有企业。但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实践,到20世纪80年代之后,公有制企业与私有制企业相比的低效率和缺乏竞争力等弊端就充分暴露了出来,结果,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都被迫实行经济私有化,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最后都放弃了共有制,转而而建立了以私有制为主体的生产关系,曾经显得很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不到50年的时间就宣告解体。苏联70年的社会经济实践表明,生产资料公有制并不像马恩所推想的那样比资本主义私有制更适合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反而明显不如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经济效率高。

上述分析表明,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观点既不能有效地解释人类过去的历史发展,也不能有效地预测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基本趋势,唯物史观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社会发展解释模式是无效的、缺乏科学性的。

其实,从方法论上看,把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人为地割裂开来,这种理论的抽象是对人类社会的主观支解,不仅无助于理解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且会造成对人类社会发展认识的混乱。所谓的生产力简单地说就是人们的生产实践能力,这种能力总是与一定的生产方式相联系,并在具体的生产活动中表现出来的。例如农业的生产力总是在一定方式的农业生产活动中体现出来,手工业的生产力总是在具体的手工业活动中体现出来,工业的生产力总是在一定方式的工业活动中体现出来,服务业的生产力也总是在一定的服务活动中体现出来,等等,在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生产力,离开了具体的生产方式和生产活动,根本就没有任何独立的生产力。将生产力从生产方式中抽象出来,变成决定社会发展的最终动力,是荒谬的。马恩一般是将生产力和生产方式放在一起谈的,并且通常说生产方式,并没有把生产力单独地抽象出来作为一种推动社会发展的独立的力量。生产力要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最终动力,那么生产力就必须自己会运动,而生产力本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实体,它又怎么能自我运动呢?生产力只有在人的生产活动中才能表现出来,没有人的生产活动,也就没有生产力,所谓生产力的运动归根到底不过是人的生产活动而已,说生产力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说到底也就是说人的生产活动推动了社会经济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而说人的生产活动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应该说这正是马恩的发现,因为以前的人们总是认为社会发展主要是由精神和政治活动所推动的。从真理向前跨出一步就会成为谬误,非要从人的生产活动中抽象出生产力,并把它作为推动社会发展的最终动力,那就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精神,把这种历史观推向了谬误。

至于经济制度与政治制度的关系,也即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应该说两者之间是相对独立、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二者之间并不存在一方决定另一方的关系,但政治制度对经济制度的影响相对而言会更大一些,因为一种新的生产关系的确立必须在一个社会的上层建筑力量同意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生产方式和经济制度的变化或多或少会对政治产生影响,例如近代工业生产方式的出现,工业资本家集团经济力量的上升,会使他们成为一个新兴的政治力量,从而要求政治制度向符合他们利益的方向变革,但原有的政治制度是否会按照有利于他们利益的方向变革,根本上还要取决于政治力量的对比,如果新兴力量大于传统力量,那么变革就会成功,近代欧美国家发生的就是这种情形;而如果新兴力量小于传统力量,那变革就不可能,正如在近代的中国发生的那样。虽然中国在明、清时期工商业就很发达,出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但由于奉行重农抑商政策的皇权专制政治力量太强大,所以即使在西方列强的武力干预下,中国的改革也没有成功,也没有建立起资本主义工业生产关系。作为社会公共权力机关的上层建筑掌握着对整个社会的管理和控制权,谁掌握了上层建筑,谁就掌握了对社会发展方向的决定权,一个社会上层建筑的变革与社会经济基础的变化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主要取决于政治力量的对比和政治斗争。并且社会上层建筑的变革往往意味着该社会的经济政策和经济基础将会发生或多或少的改变。如近代欧洲民主政治制度取代王权专制制度,对于工业生产关系在欧洲各国主导地位的确立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苏联社会主义政权的建立对于其公有制的计划经济体制这种新的生产关系的建立也具有决定性作用。而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发现由于社会经济基础的变化导致了上层建筑变化的事例。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