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转载】关于极权主义的两个概念的解释:恐怖和群众  

2013-10-08 23:0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东风按:这是我开设的另一门研究生课程“阿伦特经典文献导读”的问答环节的录音整理,我准备陆续把问答的部分内容加以整理后在博客发布。

此次上课的时间是2013-9-27日。

 

提问1:您刚才提到了恐怖与恐惧的区别在于:恐惧是有具体的对象的,而恐怖没有,能否更加详细地解释一下?

陶东风:极权主义统治下的恐怖具有一种特点:你只要是人,就无时不刻不陷入恐怖之中,你无法预测什么时候会受到迫害,会被消灭。原因在于极权主义政体与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是与人(而不是与特殊的政敌)为敌。这也是极权主义政体、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和其他独裁政体的差别所在。一般的独裁政体都是以具体的政治反对派为敌,你如果不从事政治上的敌对活动,这个独裁制度是不会与你为敌的,你可以过自己的日子,你可以有自己的爱好。但是极权主义不是这样,因为它有一个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规定了你必须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连你的生理要求、私人生活、衣食住行和业余爱好也严加管理,你穿花衣服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你和一个黑五类结婚是丧失“阶级立场,”你的吃吃喝喝都“绝不是小事”。总之是你不能不安我规定的模子做人。同时它有一个渗透到社会最底层最基础组织的行政-警察-特务控制系统,它可以通过这个系统把你牢牢置于己的监控之下。

所以,你只要有作为人的任何一种行为或反应,你就会遭来杀身之祸。这就是恐怖。

这跟恐惧不同。恐惧有具体的、自己可以预测的对象。比如说我知道我做了这件事情之后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这是法制社会的特点,因为成文法对人的行为一条一条规定得很清楚,比如我违反了什么样的交规,就要受到什么样的罚款,这就是恐惧。这都是非常具体,可以预测的。

但是恐怖是没有办法可以预测的。

 

提问2:您之前提到,阿伦特认为:现代社会的无根感与多余感使人变成了群众,群众是极权主义的基础。那么在这里的“人”跟“群众”的区别是什么?

陶东风:在阿伦特那里,“群众”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比如和“阶级”相对。阶级的人是有一个具体的身份归属的人,有一个具体的身份认同。这个具体的身份成为介乎国家和个人之间的东西。“群众”则正好是这些具体的归属和身份被摧毁之后的产物。极权主义政体摧毁了这些具体的身份认同。群众是直接面对“国家”的乌合之众,没有一种具体的、能让他维系的一种身份认同,所以,群众是分子化的。当极权主义把社会摧毁掉、把所有的社会组织摧毁掉、把人的具体身份归属(甚至包括家庭伦理)摧毁之后,就变成了分子化的乌合之众, 得到的是一个类似“社会主义的新人”之类的抽象身份,一种非常大而空的符号。但是这个大而空的符号对于一个“群众化”的分子而言是很有吸引力的,一个人的具体身份被摧毁后,就会感到空前的孤独,就特别容易去迎合这种大而空的身份符号,或者说,这种大而空的符号对其就特别有感召力,好像自己变成了“社会主义的主人”,一种虚假的崇高身份感,甚至还会觉得自己是“历史法则”“普遍规律”的代理人(实际上是极权主义运动法则的代理人)。流氓无产者为什么会最积极地响应极权主义的口号呢?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哪怕有一点具体的财产、一点点亲属社会关系,情况都会不同,这些东西会减弱你对于空洞的极权主义符号的渴望。流氓无产者一无所有,所以他极容易被口号蛊惑。他重新找到了一种归属感:“社会主义新人”,多么崇高啊,他觉得很“踏实”了,他是找到了“组织”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