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转载】“中国不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文化认识论原因探讨  

2014-07-15 18:3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十年来,中国经济迅速腾飞,中国在世界上的政治地位也日益隆起,但遗憾的是中国文化科技,近十几年来却越来越让国人自惭形秽,虽然海外中国人时而获得诺贝尔奖,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中国”成果获得诺贝尔奖,中国人因此对诺贝尔奖怀有深深的情结。

如果和中国目前已取得的政治经济成就相比,得不得诺贝尔奖倒也无足轻重,但“中国为什么不能获得诺贝尔奖”,却不仅仅是一个遗憾情结问题,这个问题与“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发展出现代科学体系”一样,背后隐含着很深的思想文化、认识论问题。

近代以来,中国通过学习西方文化教育体系,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涌现了一批科学家,也出现了一大批社会科学学术大师,他们为中国奠定了现代科学文化体系,解放以后,又向前苏联学习,全面继承了前苏联的科学学术体系。西方教育文化体系与前苏联的科学文化体系都培养了一大批科学巨匠、诺贝尔奖获得者,前苏联和俄罗斯总共获得了16项诺贝尔奖,同样的社会制度,同样由共产党领导,为什么中国这个土壤,就培养不出能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呢?这背后到底隐含着什么样的思想文化、认识论问题呢?

如果找不出原因,即使从娃娃就抓教育,也收不到如期效果,这已在多次的社会教育实践中反复得到证实。“计算机从娃娃抓起”,中国计算机业如今却只能搞有形的硬件产品,全靠中国廉价劳动力获取利润。“足球从娃娃抓起”,中国足球越玩越深深地陷入物欲经济的社会思想文化洪流中,随波逐流,难以自拔。“科学从娃娃抓起”,中国各大学纷纷开办少年班,中国中学生频频获得国际奥林匹克数理化竞赛金奖,然后送到美国接受再教育,结果也只是培养出一些学术带头人或者华尔街金融师,却培养不出能获得诺贝尔奖的大科学家或经济学家。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重大科学理论发现、重大经济学理论,到底是怎样产生的呢?什么样的科学文化教育才能培养出伟大的科学家、伟大的经济学家呢?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虽然所有重大科学理论都是用科学语言(数学)来描述的,都符合数学逻辑,但这些重大科学理论发现、重大科学创造,却并非源于思维逻辑推理,而是源于人的智慧灵感。

科学史上的大多数重大发现都是科学家在冥思苦想而无所得后,却在做无关事情,或者在轻松的思想状态中,突然“顿悟”的,阿基米德在公共浴池洗澡发现浮力原理,牛顿受苹果落地启发而展开万有引力研究,最终发现了近现代科学基石——牛顿力学定律,门捷列夫因为在梦中看到元素周期表而发现元素周期律,英国科学家法拉第梦见蛇咬尾巴而想清楚苯环结构。

爱因斯坦苦思经典物理问题十多年不得其解,在与贝索(Besso)偶然的一场讨论后,突发灵感,决定放下传统的“绝对时间”与“同时性”概念,由此发现了狭义相对论。爱因斯坦后来也是凭这种灵感得到了广义相对论的两个最重要科学假设:等效原理和广义相对论原理,但以当时的数学物理知识是很难让人接受的,爱因斯坦只好再学习“黎曼几何”与“张量分析”,然后用世人能够理解的科学语言(数学),将广义相对论清楚完整地呈现在世界科学家面前,大家才逐渐接受相对论,爱因斯坦说:“我相信直觉和灵感。”这个例子非常典型,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重大科学并不是靠逻辑推理得出来的,数学逻辑只是起到帮助普通科学家理解重大科学原理的作用。

很多有重大发现的科学家对此都有同感,爱因斯坦还说“整个人类都丧失了生活的动力,世界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造成这一切悲剧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多数人的道德和智慧,与那极少数真正为人类创造价值的人相比,是无比地低下。”爱因斯坦的这句话也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重大科学并不是靠聪明人的数学逻辑推理出来的,而是与人从事科学研究的智慧境界有关,思想境界很低的人,是没有智慧的,只有真正愿为人类创造价值的人,才能为人类科学文化做出重大贡献。世界科学史上的大科学家们,思想道德境界都很高,没有谁为谋取奖金职称而写科学论文。

爱迪生说“天才是1%的灵感加99%的汗水和努力”,中国人在宣传这一名言时,仅仅为捍卫那片面的唯物主义文化,竟然置事实于不顾,故意断章取义地漏掉爱迪生后面的话:“但那1%灵感最重要,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如果依前半句,只要努力学习科学知识,人人都能成为科学家,但如果把这后半句加上,几乎就把前半句完全否定了,哲学认识论也发生了颠倒性改变,这后一句实际是说,即使不分昼夜地学习科学知识,若缺少了那1%灵感,99%努力也等于零。

这就是说,重大科学理论在科学家头脑里最初涌现的那一念,是源于人的智慧灵感,而不是靠冥思苦想、逻辑推理或者数学计算取得的。跟踪、模仿有时也能取得大成果,但那都是在科学理论取得某个重大突破以后,相继涌现一批重要科学发现,如诺贝尔物理奖,有时连续都是核物理学,有时连续都与量子力学有关。这些“跟踪、模仿”都是站在前边作出开创性贡献的巨人肩膀上,凭自己富有创造性的思想飞跃取得的,如那些验证了重大科学理论的科学实验,其巧妙的实验设计,也是源于人的智慧灵感。

当然,只有1%灵感,而不去做那99%的努力,也是不成的,99%努力是1%灵感的基础,1%灵感是99%努力的突变,那是否有99%的基础,就一定会发生1%的顿悟突变呢?有99%就等于有100%呢?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只要从娃娃抓起,人人都能获得诺贝尔奖,人人都能象训练奥运冠军那样被训练成大科学家。 

那这1%的灵感到底是什么?它是怎样产生的?怎样才能培养人的创作灵感呢?

现代心理学将这一念“灵感”称之为“下意识”、“潜意识”、“直觉”,但具体通过怎样的教育训练来获得这1%的灵感呢?现代心理学却说得含糊而神秘。

其实,佛教唯识学把这个问题描述的非常清楚:人除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触识、意识这六种感觉意识外,还有末那识、阿赖耶识,末那识就是人在一两岁才形成的那个自以为是的“我”识,阿赖耶识就是“潜意识”“直觉”,为说清直觉灵感,姑且把阿赖耶识分成两部分,一个是智慧体性(空性、佛性、心性、真心);其余是依智慧体性上形成的记忆、意念,(智慧体性若被比喻为水,阿赖耶识就类似于水波)。99%的努力学习只是给人的智慧体性输送记忆、意念种子,而这1%的科学灵感,就是智慧心性综合这些意念种子所得到的。

人们一般很难体会这种智慧体性,即使偶然开启灵感,也瞬间即逝,这种智慧灵感并不是通过思维逻辑推理得到的,但可以通过语言、知识加以描述,启发人们透过逻辑思维语言来理解、体会智慧。这就象佛经与佛性智慧的关系一样,象六祖惠能那样的大智慧者可以不假思索地讲演佛法,所讲的佛法内容,虽然语言文字与翻译过来的佛经似乎不同,但其根本义理与释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佛法完全一样。佛经文字是智慧的结晶,能启发智慧,但佛经文字本身并不是智慧体性。 

产生科学重大发现的那个灵感,那个瞬间的思想飞跃,就是智慧心性的应机闪念。人们通过学习灌输99%的科学知识等意念种子后,再通过逻辑思维也能推想出一大堆科学假设,但这种通过逻辑思维得到的科学“推想”“假设”,大多都是不合理的;而当人在偶然无思无想、清净无我时,智慧之心凭借99%的意识种子,却能得出一个完全符合真相的科学“假设”、“判断”,这就是所谓的灵感,但人们往往分不清哪个是思维推理,哪个是灵感,这就要通过科学试验来加以验证,这就是所谓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西方科学是以古希腊亚里斯多德的数学、物理、生物等科学哲学体系分科为基础,依靠欧几里德几何学等古希腊数学逻辑这个特殊的科学语言、科学思维,在伽利略的实验验证思想基础上,总结科学实践而发展起来的,西方古代科学家们将其偶然得到的瞬间智慧灵感描述出来,人人都可以学习,相互启发,后来经过无数科学家们的日积月累,经无数科学实验的反复检验,逐渐形成当今庞大的现代科学体系。

源于东方的佛教和道教,讲的都是如何启发、开启人人皆具的本性智慧,让人了解、明白世界真相,但真开了智慧的人,往往对这不断变化的“我”与“世界”就不再感兴趣了,而且即使他用比喻把真相、真理说出来,未开智慧的人也很难理解和体会,这就象井底之蛙无法理解雄鹰所看到的蓝天一样。

在当时还没形成科学体系语言的情况下,中国古代智慧者只能用玄妙的哲学性语言将其讲述出来,尽管现代科学的原子结构、阴阳离子、计算机的二进制,与中国玄妙的“阴阳”理论非常接近,但这“阴阳”的世界,却只有智慧者能直接体验,而无法与其他人交流推广。

智慧者虽然不能将其智慧普及推广,但能够凭其智慧直接解决世间问题,智慧者依其可随心显现的智慧心性,结合生活实践,能100%地解决实际问题,于是,东方思想文化体系就再也不费劲发展人人都能学习、理解的科学理论体系了,而只教导国人学习儒释道,真心行善,真仁义,来体会心性智慧,(贪嗔痴、假仁假义者难显智慧)。

只是这智慧,多数人却很难学习、体会到,全国人民若摊上智慧的明君,身体力行地引导国民学习信仰智慧文化,大家就共同奉行诸善,共享太平盛世,若摊上因自私自利、自以为是而丧失智慧良心的政治统治者,引导国民恣情于物欲享乐,一起作恶,全国人民就跟着一起倒霉,中国历史因此周而复始,分分合合。

有智慧悟性的中医,可以药到病除地给人看病、治病,却无法将其智慧传授给子孙后人,顶多留下一些具有一定治疗共性的中药偏方,未开智慧的徒弟却无法将该药方恰如其分地对症于病理各个不同的各种病人。

这就是能开启智慧,也能解决实际问题的东方思想文化体系,却没能发展出人人都能学习的现代科学体系的最主要原因。

下面再回到原来的话题,为什么中国人近代以来,彻底放弃了传统宗教文化信仰束缚,全面接受了西方的科学思想文化,但几十年后,却没有获得伟大的重大科学发现,为什么中国科学家就不能产生牛顿、爱因斯坦那样伟大的科学灵感呢?

牛顿前半生创立了牛顿力学和微积分,整个后半生却都投入宗教信仰研究,爱因斯坦不但说“上帝不掷骰子”,还自称:“我信仰斯宾诺莎的那个在存在于万物的有秩序的和谐中所显示出来的上帝,不信仰那个与人类命运有牵累的上帝。”这个斯宾诺莎的上帝就是泛神论,即把神和整个宇宙视为同一的哲学理论,泛神论者所说的神,不是指人格化的上帝,而是指存在于世界之内的一切事物的内因,存在于一切事物中的和谐秩序,这与东方宗教的“道”、“法性”很类似。

西方科学家极少把宗教与科学看成“敌我矛盾”,美国人虽然学习接受源于欧洲的现代科学文化,但95%的美国人至今仍信仰宗教;俄罗斯人虽然接受了七十年的唯物主义教育,但至今仍有55%人然信仰宗教(主要是东正教)。同样学习西方科学文化的日本,人口有一亿二千五百万,但全日本的宗教信徒却超过了两亿,其中神道超过1亿,佛教为9600万,基督教为146万,因为多数日本人都兼信两种以上宗教,日本也获得了16项诺贝尔奖。

据《1901-2000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大全》统计,1901-200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共计161人,有明确宗教信仰者116人,占72%;极可能或可能有宗教信仰者20人,占12.4%;本人信仰不明,但承认有宗教背景者8人,占5%;无神论或无宗教信仰者12人,占7.5%;无资料记录者5人,占3.1%。

http://www.xici.net/#d100440066.htm

与美国、俄罗斯、日本不同的是,中国文化教育在近代西方化过程中,发起“新文化运动”的思想启蒙大师们,却号召国人彻底批判、放弃中国传统文化信仰,导致后来的中国,全民性地放弃了老祖宗传下的精神文化信仰,由此几乎刨掉了中国文化的道德智慧之根。

为什么说宗教信仰是人类智慧之根呢?

爱因斯坦认为:宗教信仰的真正最本质是教导人超越“自我”,坚信有超越个人的崇高价值存在,爱因斯坦从不“怀疑那些超越个人目的和目标的庄严和崇高”,并愿意为这种崇高的价值而献身。

无论佛教,还是基督教,其共性思想,都是指导人们放下自我,只要人能真正、彻底地放下自我,行无我之真善,人类就能生起智慧。

但没有信仰的人,却只相信“自我”、“个性”,把“自我”思维感受当真,不知不觉地只知道追求物质功利,不知不觉地纯粹自私自我。人一执迷于功利“自我”、“个性”,人类就会丧失智慧,而时常犯错误,从事科学学术研究也很难出成果。

 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批判并抛弃了中国的传统儒释道思想文化,全面继承了西方“文艺复兴”以个人主义、个性自由为中心的西方人文主义文化,比西方人更彻底地科学,更纯粹地实用,更唯物地功利。

解放前,中国有良心的科学家都忙着救国救亡,很难静下心来研究纯粹科学理论。解放后,中国科学家要么随顺着国家计划,投入军事、原子弹、航空航天等工程应用研究,要么随顺政治需要,搞一些为政治服务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理论,在先确立明确的政治主题和科学哲学思维套路前提下,是很难产生重大科学发现的。中国的胰岛素研究也许算一个例外,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不好平衡,而报了太多的参与人数,据说能获得诺贝尔生物奖。

据说研制胰岛素的初衷是想证明人类能够从无机物造出生命,进而证明物质决定意识。若依佛教理论,这肯定是行不通的,至今,唯物主义科学家,虽孜孜探索,但通过无机物顶多能造出有机大分子,却始终都造不出能自我繁殖、生长的生命特征物质。

“文化大革命”则更彻底地破坏了中国“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传统儒释道文化信仰。改革开放后,中国科学家最初只是为把落下的功课补上而跟踪学习国外科技,后来的中国科学家,则一切以经济效益为中心,都钻在围“钱眼”转的科学前沿里,大家或者跟着美国科学家一起炒作、忽悠政府牵强附会地搞“纳米”研究,或者围绕政治、经济热门问题搞横向项目。 

凡重大科学发现,极少是因为顺应重大应用需求而开展研究得到的,从事应用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其重大发现常常是在与应用无关的纯粹好奇中,通过不经意的孜孜研究而得到的。

但中国科学家,自近代以来,一直都在围绕着军事战争、革命政治需要、经济拉动、职称文章、吃饭买房而从事科学研究,没有人象牛顿那样,思考“为什么苹果会从树上掉下来?”这些与穿衣吃饭无关的无聊问题,但人们越追求功利、实用,越缺少智慧,越难以做出重大发现,现今中国科学工作者大多都把吃饭穿衣买房子看得比科学研究更重要,那些院士级科学家们即使住着一、二百平米的大房子,也整天仍在琢磨怎么“生存、生活”得更好问题,中国科学家那1%的智慧灵感,被深深地埋藏在对功利目标的孜孜追求意识中,难以显现。

因为缺少爱因斯坦、爱迪生那样愿为人类贡献自我的那1%的崇高精神智慧,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付出了99%的艰辛努力,也很难取得重大突破。近几十年来,中国虽然投入了巨大的科研经费,但大多是受经济效益驱动的短平快科研项目,这样的功利科学研究是不可能取得令世界为之瞩目的重大科学发现的,这就是中国至今都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的最主要原因。

 

总之,从经济现实与文化角度说,缺少高尚精神文化信仰的中国科学家,很难脱离功利,人一沉迷功利目的,又很难塌下心来从事纯科学理论研究。从认识论角度来说,中国科学工作者往往陷于两个极端,多数人以为科学发现是99%努力的结果,想方设法立课题研究,千方百计从现有知识、资料的学习检索中寻找科学答案,这样的科学研究是很难取得重大突破的。而相信科学发现是1%偶然性灵感的人,则觉得科学发现都是大科学家的事,整天东拼西抄,编课题、编论文,不思进取。

所以,从根本上来说,中国近几十年来的科学文化落后,是由于中国近十年的现代科学文化教育,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使中国人越来越脱离传统文化智慧造成的,在人类文化史上,即使欧洲“文艺复兴”也没有让西方人放弃传统宗教文化信仰,但中国近几十年来的思想文化“革命”,却使绝大多数中国人放弃了无私无我的传统文化智慧精神,这是导致中国近几十年来的科学文化落后,很难再取得重要科学发现的最主要原因。

科学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大胆假设就是大胆想象,但缺乏智慧的想象即使非常丰富,想出来的东西也是垃圾,往往都很离谱,如果再缺少专业背景知识,想象出来的“理论”会非常另类,与现今科学体系都无法形成交流,若不小心求证,而擅自宣说,就会被人称之为伪科学。那些局限在很窄专业范围内的所谓科学知识,其实,只是一些不具有广泛意义的假设学说,这种“科学知识”掌握的越多,越束缚人,越难以提出有突破性的理论假设。

真正富有智慧的人,其大胆假设总是更接近真理,只要在实践中小心求证,一般都能发现真理,只是,象爱因斯坦那样富有智慧的大科学家太少了。 

所以,先通过佛教信仰启发人们慈爱一切众生的大智慧,再学习现代科学知识,然后研究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通过智慧提出更接近真理的理论假设,再通过实验验证理论假设是否科学,然后再以世人能理解的数学逻辑语言将其描述出来,就可获得重大科学发现,进而促进人类文明进步,这才是中国,也是人类科学文化发展的最根本捷径与方向。

 本文只是本人的初步认识,下面的链接文章对此问题有更系统的阐述:

http://natureamina.blog.163.com/blog/static/12329847320109592744327/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