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转载】黎明:论有产阶级专政 转载凤凰网博文  

2014-10-14 20:0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论有产阶级专政


18098 次点击
130 个回复

    人类历史上曾有过的所有“专政”,都是“有产阶级专政”。
   “无产阶级专政”从来不曾出现过。
   这说法颠覆的东西太多,而它却不可颠覆。说明这个观点所需的文字少的可怜,其实就两句话。第一句:“无产阶级”无法取得专政地位。第二句:专了政绝对是“有产阶级”,并且是“大有产阶级”。
   不太糊涂的到这里已经明白了。
   从夺取政权、图谋专政的行动开始到达成专政,是个大量消耗财富的过程。无论凭借外部馈赠还是自力更生筹资,这项“投资”从规模和强度上都是其他投资活动所不能比拟的。建军,建立根据地,这是最大的“产”,是占有、控制所有的其他财产的“万能资产”。“没有朕的军队,就没有朕的一切”--相信这是朕们最深的体会。
   强取,勒索,设卡,设衙门,征税,武装走私,“有产”之后的扩产方便快捷;垄断经营,印发钞票,这就是“寡头”了,不管号称什么颜色,即便是红色--“红色寡头”也是“寡头”。
   老百姓居家过小日子,也知道“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打仗、夺权,这种大事“无产”岂能为之?若非“有产”到相当程度,没门。
   
   夺了权,专了政,和“无产”更扯不上瓜葛。“专政”和“无产”连在一起是侮辱人的智力的。“专政”,“全面专政”,就是全部占有、不容分享。“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普天之下,莫非王臣”,这一历代王朝未能彻底实现的理想就彻底实现了。
   不为“有产”,不是“有产”,专个屁政。无产无需保卫,连“产”都没有,捍卫、巩固个屌啊。
   “加强专政”的真实含义,一是有产阶级的贪婪尚未满足;二是有产阶级还没有安全感。
   忽悠理论的朋友早就注意到理论有缺陷,说是无产阶级专政后不该称为“无产阶级”了,改叫“工人阶级”吧。“工人”就是工人,即便他们加上“阶级”作后缀,也还是工人。去专政,就不再是工人,他的职业就成政要了。他每天做工,专什么政。
   于是有“代表说”。不是不可以代表,问题是工人对“代表”不能推选,根本连话也说不上,这其实是不代表。另外需要弄清楚的一点是:能代表的即为“有产阶级”成员,能“代表无产阶级”正是由于人家“有产”。
   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从未有过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却武装了中国人的头脑,煞有介事,且“惟此为大”。关于专政的书籍出了一本又一本,以至于车载船装,万车也载不动,万船也装不完。如痴如梦啊--如白痴,如噩梦。
   傻兮兮地担心若不“天天讲”就“千百万人头落地”。其实傻到这般光景,扛着人头也是白扛着。
    一本书打倒一本书是本事,一篇文章打倒一本书是本事........无需长篇大论,一句话打倒千万本书(两句有一句还是多余的),不是我有多大本事,那是事实与逻辑有力量,再就是,尽管那理论权威的不能再权威,但它实在是太臭太虚弱了。
   
   这样深刻、简明地“阐述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不说原来不曾有,说罕见还是客观的。看了这几句的读者,什么主义的水平已经高出宣传了一辈子什么主义的教授了。我不是和这类教授抢饭碗的人,免费的,我的阐述虽深刻,但一沾那些东西的边则一文不值。
   我时常对某些网友的帖子不积极回应,不是我有架子。我和精神分裂症患者都能融洽长谈的,不回应某些网友是为了避免撒谎--因为如果据实而论怕伤了网友自尊。判断交流有益与否,有个常用方法,就是看他使用些什么概念。比如我一看到他一本正经地使用“无产阶级专政”等概念,我就沉默了--等他把一些简单的基本概念搞清后再说。
   有些伙计看了会很不高兴,但我相信,你也打心眼里承认:黎明是讲理的。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