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转载】方绍伟:马克思的八个逻辑矛盾(下)  

2015-03-19 15:2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时间:2011-09-12 08:43 作者:方绍伟


 

        许多人以为,“抽象使用价值”的漏洞使马克思的体系彻底崩溃,我则认为恰恰相反,马克思的体系根本没有因为任何逻辑问题而崩溃,因为,马克思的体系不是一般的理论,它是根本不需要逻辑的意识形态,它是无产阶级的政治哲学。任何政治哲学都不需要逻辑,只需要规范冲动。马克思的《资本论》逻辑一蹋糊涂,但他的政治哲学却极其成功,因为人根本就不是逻辑主导的动物,人本质上是愿望主导的动物。政治就是愿望和意志的结果,“智力的耻辱”完全可以是“利益的荣耀”。休谟说人的理性是情感的奴隶,人类的理性能力确实给高估了。


  尽管如此,以一种错误的“政治哲学”为基础的“历史哲学”(“唯物史观”)不可能是正确的。“唯物史观”不是本文的论题,但本文归纳的《资本论》的下列“八大逻辑陷阱”,将有助于认识“唯物史观”的实质。


  1.“劳务价值”:《资本论》“从分析商品开始”,这个表面上合乎逻辑的起点,却由于“庞大的商品堆积”而把注意力引向了偏狭的“有形商品体”,这是“劳动价值论”忽视“劳务价值”的逻辑源头。


  2.“具体使用价值”和“抽象使用价值”的区别:由于马克思回避了“具体满足”和“一般满足”的区分,所以他同样漏掉了“具体使用价值”和“抽象使用价值”的区别。商品交换关系的明显特点确实在于抽去商品的“具体使用价值”,但却完全不可能抽去商品的“抽象使用价值”。忽略“抽象使用价值”是整个《资本论》体系的最大逻辑破绽。


  3.“具体使用价值”背后的“共同物”:如果把商品体的“具体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只剩下的根本不是“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只有当商品体碰巧是人类的劳动品时,劳动产品这个属性才进入视野。按照马克思“商品堆积”的观念,商品体的属性还可以是“有形物”。“有形物”当然是次要的属性,考虑了“劳务”之后就更是这样。但劳动也是次要的属性,因为“抽象使用价值”或效用比劳动产品更有一般代表性。“效用”使物品具有一般价值,“稀缺效用”使物品具有经济价值。“具体使用价值”背后的的“共同物”是一个简单和不需太高智商的逻辑问题,只认“劳动”和“有形物”,不认“效用”和“稀缺效用”,表明马克思的逻辑能力确实有大问题。


  4.“劳动二重性”与“使用价值二重性”:马克思知道劳动有“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的二重性,却居然“故意不知道”使用价值也有“具体使用价值”与“抽象使用价值”的二重性。


5.“社会必要劳动”与“事后分析法”:抛开了“抽象使用价值”或效用,马克思就要开始为“没有效用或不能实现效用的劳动”操心了,他的“社会必要劳动”概念就是为掩盖“没有效用或不能实现效用的劳动”而编造的。“社会必要劳动”在逻辑上是一个事后的概念,只有在劳动结果市场化之后,我们才能知道劳动制造出来的效用能否被市场承认;没有效用的商品就不可能有市场价格,包含劳动的商品有可能效用无法被承认而未必有市场价格。马克思把“没有效用或不能实现效用的劳动”,当成了仿佛事前可以知道和确定的东西,偷偷地在事前使用了“事后分析法”。“事后分析法”是《资本论》最隐蔽的“逻辑欺骗”手法。


  6.“活劳动”、“物化劳动”与剥削:马克思引入了“活劳动”和“物化劳动”的区别问题,整个《资本论》就必须为“活劳动创造价值”还是“物化劳动创造价值”而进行“逻辑造假”和“逻辑欺骗”。马克思认为工人的“活劳动创造价值”,资本家的资本或“物化劳动”不创造价值,所以存在“剥削”。可马克思“故意”不回答:如果劳动真的创造价值(这本来已经是错的),为什么“物化劳动”不能同“活劳动”一样创造价值(这当然是更错的)?如果物化劳动统治活劳动,不正说明物化劳动或资本更重要吗?为什么在“谁统治谁”上物化劳动重要,在“价值创造”上反而不重要了?如果劳动者勤劳致富有了“财产性收入”,他们马上就成了马克思所定义的“坏蛋”了?是不是所有的道理都在强词夺理的人那里?“唯物史观”的困境是:如果共产主义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的结果”,它就不可能是反剥削斗争和暴力革命的结果;如果反剥削斗争和暴力革命有结果,这个结果就不可能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共产主义。


  7.“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劳动生产力”问题的引入又使马克思陷入了“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的价值兑换困境,这又是一个需要掩盖的错误。要害在于,马克思的“事后分析法”掩盖了这个简单的事实:价值问题根本无法离开市场或市场参照来事先确定。


  8.一个未必是反效用的价值观:《资本论》所定义的价值,是一种“非劳务”的、“社会必要”或“事前可知”的、“非物化”的“活劳动”。马克思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当他论证商品的“价值”与“使用价值”无关时,他知道理论的“使用价值”与理论的“价值”大大地有关。当然,“理论生产”未必就是商品生产,但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理论的价值不可能逃离市场规律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说:“智力的耻辱”完全可以是“利益的荣耀”。人为利益而活,不为智力而存。人讲逻辑,只是逻辑碰巧成为一种利益。只有能够控制各种冲动的学者,才有可能守住逻辑。
 



来源: 作者赐稿 | 来源日期:2011年9月12日 | 责任编辑:郑子蒙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