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隐子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日志

 
 

【转载】“圣之和”新解  

2016-01-22 11:4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高王凌《“圣之和”新解》

“圣之和”新解

钱穆先生曰:何谓“礼”?人方其幼,惟有服从,更无反抗。及其年长成人,仍得服从。饥欲食,渴欲饮,此乃天命,亦自知服从。故服从亦即人之天命,中国人常言孝顺,顺亦即是服从。中国人之礼,亦多主服从,不主反抗(《中国史学发微·中国文化特质》)。

由此说来,中国文化传统是不主张“反抗”的,尽管孟子也赞同汤武革命。这里是不是还会有其他一些相关的信息呢?

钱穆先生又说:“天之大德,或阴或阳,相反而相成,于是乃有和”。“伊尹,圣之任。伯夷,圣之清。柳下惠,圣之和”。人人尽知伊尹、伯夷之杰出而不可及,不知柳下惠亦同为杰出而不可及。“任”进取,“清”退守,“和”在二者之间,可进可退,然必保有个性。失其个性,乃为“乡愿”,最为孔子所不齿。

而孔夫子则为“圣之时”,亦任、亦清、亦和,非任、非清、非和(《中国史学发微·中国教育思想史大纲》)。

无可无不可,虽退而不失,表现为“和”,又不失其己,这,不就近于“反行为”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